新闻中心 艺术园地 散文

家乡的小河

2019-05-23 18:06    来源:审计监察部    作者:贺勤仓

        童年在每个人的记忆中都是清晰而深刻的,无论童年成长环境如何,总在你人生的某个时刻让你深深回味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的童年是在关中一个小村落——永丰长大的。永丰是一个有200多户人的小村庄。村子的东边是一道沟,沟底有一条小河村人叫东河,东河是洛河的小支流。村子的西边也是一条沟,沟底有几眼泉水,终年流淌,形成一大片湿地,长着成片成片的芦苇。翻过西沟,就到了善化,但我未曾去过。村子向南十三里左右便是西社乡,在我小时候,永丰属于西社乡的范围,前几年合并乡镇撤掉了西社乡,永丰划归冯原镇片区。冯原在永丰的北边,相距大约不到十里地,是母亲经常带我赶集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从我出生一直到考上大学,我都在永丰生活,所以这片热土,让我留恋。我爱村里的一草一木,这里的村民朴实、憨厚又友善。

        村东的小河是我和伙伴们从小最爱玩的地方,那个时候没有自来水,所以除了冬季,其余季节几乎每周都要去河里洗衣服,夏天更是隔三天去一次。小孩最喜欢跟着大人去洗衣服,小孩虽然不会洗衣服,但可以帮着大人晾晒衣服。出发的时候带个罐头瓶,大人洗衣服,我们小孩子就在浅水区玩水,用竹编的帽子捞鱼,捞河虾。河虾挺多的,只要朝着长水草的地方舀下去,总会有小河虾捞上来。小心翼翼地将河虾捡拾进罐头瓶里,接着再捞。有时会捞到小鱼,通常有六七厘米长的样子,赶每次大人洗完衣服回家的时候,总能捞到三五条小鱼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季有时会看见有鳖在河中心的石头上晒背,当你靠近时,它就一下子钻进水里找不见,小孩子没有专业的捉鳖工具,自然捞不到的。但我们在夏季、秋季可以捞到很多的螃蟹。捉螃蟹很简单,翻开河边的小石头,多数下面会藏有螃蟹,这个时候要眼疾手快,从螃蟹背的两侧夹住就能顺利捉住。当然不能将水搅浑了,搅浑了,你就看不到螃蟹逃跑的方向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时候觉得小河就是孩子们的乐园,岸边有数不清的野花,黄色,紫色,蓝色,白色,花朵或大或小,让我都忍不住采一把,要么与同行的小伙伴玩一个游戏,将小小的黄花摘十几朵撒在水面上,然后几个小孩子沿着河岸追着水中漂浮的小花顺流方向跑,直到追不上花朵为止。常常几个小朋友跑得气喘吁吁,但天真烂漫,其乐无穷。

        河岸边有一块略倾斜的大石头,上表面很平整,就像一张巨大的石床,石床在阳光下晒的暖烘烘的,我们两三个孩子会争先恐后的爬上去睡一会儿,头顶是蓝天白云,脊背热乎乎的,耳畔是哗哗的小河流水声,河沟里的微风轻轻地抚着我们的小脸,空气中夹杂着青草和野花的芳香。这是多么美好、惬意的时光啊!

        大学毕业后,我旅居外地工作多年,每次回家匆匆,没有时间去村东小河边走一走。去年我终于回了趟老家,专门去东河转了一下。河水流量明显小了很多。上游分级建了多个小水库,拦坝截流,用于抽水抗旱浇田。加之生态破坏,河里也鲜见水草。现在村里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,也没有原来三五成群的妇女在河边洗衣,说笑,用棒槌在石头上敲击洗衣服的热闹场景了。唯有小河一个人在默默的流淌,河边还是小时候的野花,秋枯春荣,岁岁生息,年年茂盛。河岸边由于很少有人来往,所以也看不见原来路人踩出来的多条下河岸抄近路的羊肠小道了。看着眼前的景象,我不禁泪流满面,为我多年未见的小河,为我一去不复返的快乐童年。唯有岸边那块巨大的石床,虽历经风雨的冲刷,仍静静的躺着,宛若一个忠诚的守河人。我多想再爬上去,再躺一会儿重温儿时的快乐呀。但我已经不能上去了,巨大的石床,因为年久没有人去,四周已经被有一人多高的酸枣树、蒿草,茅草,枸杞等各类杂木重重包围。我不能近身,只能远远观望,以解心中的相思之渴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不断深呼吸,因为我要把这混合着野花芳香的家乡空气多吸几口,唤醒我内心沉睡的记忆。我此次专程回家乡,因为内心深处一直有个声音,便是心里有约,与家乡来约会,与小河来约会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刚成家那几年,每年还回家一两次,看望父母,十几年前,父母跟随弟弟去了北京,所以很少回来。有时母亲在暑假期间回老家,我会提前与爱人先回老家院子清理一下院中的杂草。这几年家中各种事太多牵绊,所以没有闲情,没有时间去看看给我童年带来无限乐趣的东河。

        曾有人说,每个人心里都有条小河。我知道那是家乡的小河,是思念的小河。不管你在外面打拼如何,成功或普通,家乡都用她宽阔的臂膀拥抱你,小河因我的到来,而欢快的歌声更响亮了。小河她一直在那里,她就是养育我和家乡人们的乳汁。小时候,我们挑河水饮用,用河水来洗衣服,饮牲畜。现在用来浇灌农田,小河一直在滋养着这沿途的村村落落千百户人们啊。所以我要赞美我家乡的这条小河,虽然它卑微,小到无名,但她在我心目中不亚于黄河、长江。黄河、长江很伟大,但小河却承载着我儿时的乐趣和幸福时光。小河再小也是我记忆深处永抹不去的幸福河。所以看到小河,我迫不及待地掬起一捧水洗把脸,像是与河水亲吻了;用双手在河水中来回拨弄,像是与小河握个手,问候一下。小河啊小河,你若有知,你应该知道,我专程来看你来啦。

        啊, 家乡的小河,我快乐的源泉。你的美好永远在我的心中。

上一篇: 父亲的座驾
下一篇:姑姑的裁缝铺
  • OA系统
  • 企业邮局
用户名:
密 码:
亚洲必赢手机官网:
网站亚洲必赢登录网址 | 公司简介 | 建言献策 | 企业邮局 | 联系我们
电话:0913-5182222 5182333 传真:0913-5182345    
版权所有 亚洲必赢网址bwin_亚洲必赢登录网址_亚洲必赢手机官网 ©2014 陕ICP备05004228号

陕公网安备 61058102000140号